王椿元:民生PPP項目給民營資本帶來了機會

發布日期:2018/11/25 13:39:26 編輯:財政部經濟建設司投資處處長 王椿元


財政部經濟建設司投資處處長 王椿元

 

非常高興有機會談一談我對這個問題的看法,剛才主持人說了這是比較輕松的話題,和我們每個人都有相關的,獲得感相關的話題,我的匯報就從四個方面談談我個人的一些看法。

 

PPP創造美好生活這個題目真是選的非常好,相當于把PPP的領域進行了新的拓展,原來大部分可能集中在基礎設施,我這個處就是投資處,做的就是基礎設施的項目比較多。老百姓不是沒有獲得感,有的時候,可能更關心的是原來沒有想到的藍天白云、青山綠水,包括各自的身體健康,這實際上都是和老百姓離的比較近,但是政府又有資格或者有責任,必須要進入的領域,這是一個拓展。

 

第二方面,在新的形勢下,不是新時代了,從去年以來,中美貿易摩擦背景之下,整個經濟形勢也不是特別好,出口的形勢被影響了,今年影響不是特別大,今年這個訂單都是去年訂好的,尤其是沿海出口型的,大部分是提前一年訂好。今年接訂單,為明年做準備的時候,困難越來越凸顯。

 

剛才提到基礎設施的投資,經過二三十年的大發展,也是有一個周期性的,需求量特別大。到一定時候,不是老修一些路,做基礎設施,這樣的話,得靠消費來拉動。美好生活和消費離的更近一點,原來說的出口,過去那么多年靠出口拉動,可能和我們老百姓離的沒有那么近。當然一些出口企業受益,但是老百姓感覺不到,在這個大的背景之下,靠消費讓老百姓活的更好,轉化為內需,也是對經濟平穩發展有非常重要的意義,這是第二點,我想大家交流的。

 

第三方面,歸結到PPP的第一個P上面,政府為什么要進入這個領域,實際上會形成現金流,因為老百姓去看病、上學,都會交一部分費用,雖然義務教育階段,國家也承擔一部分費用,但是政府,習近平總書記在十八大的時候,剛剛閉幕完的時候,就說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是我們的奮斗目標,十八屆五中全會又提出來以人民為本新的發展思想,包括十九大新提出來的社會矛盾轉變,都對政府提出了要求。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是政府的職責,是我們黨的追求,也是政府的職責所在。但是政府,我認為因為不能包羅萬象,包一些最基本的,做一些雪中送炭,最好是花錢買機制,不是花錢買穩定,我們的PPP正常是花錢買機制,老百姓也承擔一部分,政府也介入其中,剛才鄧主任也說了,公共產品,我們在財政專業里面一講公共產品,我感覺到隨著時代的變化,范圍在不斷變化,以前我們可能沒有把這些都納進政府的負擔范圍,但是隨著時代的變化,范圍是在不斷變化,有些可能就退出了,有一些新的領域,政府必須介入。在新的時代,和老百姓緊密相關的這些幸福產業,政府必須有責任介入其中,因為是躲不掉的。

 

第四方面,第二個P,因為過去的幾年,在大發展PPP的時候,大部分做的基礎設施項目,在各地來看,大部分都是國企或者是比較大的社會資本方,上市公司中標的概率更大,項目更多,我就覺得這一個幸福生活的領域,可能是給真正的民營資本提供了很好的機會,因為和老百姓緊密相關,又和每一個城市甚至每一個鄉鎮街道這么細化,而不是從這個城市到那個城市大的高速公路或者說這一點到那一點,大的綜合管廊,投資額比較大,和老百姓關系比較大,可以拆分成小一點的項目。一開始財政部提出來PPP的初衷,真正把社會資本,尤其我們更加看重的是民間投資撬動起來,讓民營資本真正進來,這個時候更加需要創新,這個時候可能需要拆分一下比較具體的項目,規模可能就會小一些。

 

再一個,合作期限,有些可能基礎設施得三十年,我們這個可能就十年或者是十年以下,因為你要如果提供不好的合同,還可以退出這種機制,這都是需要民間資本進來之后,把禁止更加的創新,創新了之后,公共產品的品質也上升了,每個人的獲得感也增強了。

 

實際上從十八大之前,如果關注各級政府的預算報告的話,就會發現出現了民生支出統計的概念,因為我們的政府在做預算的時候,是分不同的科目,像這個民生支出是沒有大的科目。比如說原來三農也沒有這樣的科目,分好多的專項,比如說中央本級的,對地方轉移支付的,省本級對到市、縣轉移支付加在一起,反正不同的專項來支持,還分一般性轉移支付和專項轉移支付,都是規定不同的領域支持范圍。

大概從五六年前就開始統計民生支出,各省統的不一樣,但是各省統的,有到90%的,有到70%的,沒有低于70%的,從這個數上我們看老百姓的獲得感非常強才行。我舉個例子,比如說教育支出,全社會的教育支出達到GDP的4%,不光是政府承擔。把什么算在里面呢?老師的工資,甚至一些教育機構花的這些錢都算在里面,并不是算在每個學生都上是多少。包括社會保障的,有些是分到每個人賬戶里面,有些也是為了本身事業推進的成本,都算到支出里面了。這個支出,有些省份是90%,支出的度是非常大的,財政部在做收支分類科目的改革,年年都在調,讓這個標準更加的精確,一項支出體現兩個方面,一個就是功能支出,一個就是經濟性質的分類支出。

 

我這個錢是做什么,比如說用于教育方面了,用于教育方面什么?你是蓋樓還是發工資?兩個維度都要體現出來,這就是收支科目分類的改革,以后,包括人大代表,包括我們老百姓,如果看國家賬本的話,你也能看清,原來有些時候老是看不懂,細致的看不清,以后會逐步公開的更加細化,大家能夠看到。

 

再一個,除了相當于一個一個項目定下來,再就是標準。標準不光是咱們社會上的各個領域做標準,財政支出也做標準,尤其是一些行政支出,本身的這個必須得做標準,本身你這一年需要多少或者一個機構大概需要多少,不能偏離太多,在預算的時候也能看得到,在做績效評價,這個績效評價,每一項支出都在下發的時候,你必須得把績效的目標列出來了,不管是用于經濟建設,用于民生領域的,都得有一個目標。文件前段時間發的,黨中央國務院一起發了做績效評價的文件,原來沒提那么細,現在是非常明確的,并且還要公開出來。之后再經過績效評價,看效果到底怎么樣,效果好的,可能要推開,并且還要投入更大,效果不好的,可能就是退出,我就簡單回答這些,謝謝大家!

 

 

 

 

上一篇: 積極規范運用PPP模式 加大高質量公共服務供給補短板

下一篇: 沒有了

吉林快3三不同中奖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