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海波:美國PPP經驗 治理架構透明 多為“小”事情

發布日期:2018/11/27 0:18:32 編輯:彭博資訊中國政府事務總監 程海波


彭博資訊中國政府事務總監 程海波

 

謝謝韓主任,接到這個信息我們也內部討論了一下。從三個方面給大家匯報一下,想介紹一下美國的經驗,公司創始人擔任過三屆紐約市市長,我覺得和國內的重點做法還是有些差異。第二個,匯報一下國際機構投資者怎么看待,尤其是PPP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的機會。第三個,報告一下彭博作為新聞和信息的提供商,我們自己也覺得自己是一家技術公司,怎么做這些方面的工作,提高透明度,幫助投資者、用戶提高我們作為信息服務提供商的價值,這么一個工作。

 

我們創始人擔任過紐約市市長,從美國的情況來看,他們做的事情總體上都比較小,都是圍繞紐約社區在做,基礎方面的工作會少很多。很多的工作,減少一些人,要減少鈉的攝入,減少糖的攝入,是用PPP的方式推動大家在做。大家知道紐約是金融中心,當初有一片地,按中國的話說,重新規劃、招商、引資,讓康乃爾在那兒建設校區,亞馬遜的很大一部分總部放在了紐約,紐約往科技路上在發展,大家都覺得當時是市長那時推進的工作。包括剛才朱教授所說的,紐約總體上來說,更偏重金融,對科學、技術等這塊做的比較少,也在用PPP的方式,怎么樣鼓勵學校、政府增加這方面的人才儲備,我覺得這些長期的工作下來,才使的紐約慢慢在科技上面和硅谷能有一點抗衡的實力。包括他在做氣候變化,都在用PPP的方式做,包括應對那一年特別大的巨風,美國的資源是很有限的,透明度也很高的。美國有很大的資源,他們要動用的,非營利組織、慈善經濟會,他們對透明度的要求是很高的,他們一塊推動這個事。

 

我總結起來,經驗大概有這么幾條,美國在做PPP的時候,需要治理架構非常透明,需要市政府深度領導這個事情,而且要鼓勵大家去用創新的方法做。比如說剛才好幾位,包括朱教授他們都提到了,政府開放數據這一塊,他們連續幾年搞了PPP方面的競賽,把政府的數據開放出來,你們都去開發,你們開發好鼓勵你們去用,鼓勵大家用創業者的心態去看怎么樣利用紐約市的數據,能改變大家的生活,提高大家的生活品質。

 

第二個,在做方法的時候,特別講究群策群力,要讓大家都參與進來,每個人有參與感,有主人翁精神,大家一塊做這個事情,最后能夠尋找到一些共識。因為很多問題的解決,是有很大的阻力,我們只有說服了大家,可能才往下做。

 

第三個,我剛剛說的,他們做的范圍都非常廣,樣數也很多,但是總體上規模比我們要小的多,和美國發展狀況也相關,他們已經做了基礎設施大建設這個階段了,但是總體上來看,和北京上海比,他們的基礎設施現在可能已經落后于中國了,這是另外一回事。

 

關于PPP這一塊,大家都去中心看了,中間8000多個項目,一半以上是基礎設施,尤其是市政工程、交通運輸、生態環保這些,我們的同事和我在分享的,G20十年來一直在推動基礎設施的建設,包括今年,阿根廷做主席國的時候,推動一件事情,希望基礎設施能夠成為獨立的資產類別,為什么要成為獨立的資產類別呢?因為大問題上看,老外看到的機構投資者,我們現在看到資產管理公司,大面上看有80億萬美元,每年的投資缺口,每年大概需要10000億-20000億美元,動員這部分資金怎么樣參與進來,支持基礎設施的建設,這也是PPP這些資金都是從個人專業的資產管理公司在建設的,解決的項目是服務于公共事務的。怎么樣動員這塊資金呢?

 

從機構投資者來說是講究配置的,很難說就投資這一個項目,希望整體看基礎設施投資收益怎么樣,風險怎么樣,流動性怎么樣,怎么樣放到我的組合里面去,對我的組合有什么好處,這讓我想起來我們二十年前的時候,當初傳統的投資,大概分兩類,股票和債券,之后又開始有另類投資。二十年前討論商品,因為商品的大牛市來了,大家覺得商品是不是獨立資產類別,如果是的話,那我們要配置一部分。大家用數據去算,算下來之后發現商品和股票、債券投資收益率是不一樣的,相關性也是不一樣的。我覺得這些感覺和基礎設施的項目相關性是很高的,如果將來基礎設施能夠成為獨立的資產類別,我理解更廣大的,像保險公司,尤其是這種事業長的這些資金就會參與進來,對市場的改變可能就是巨大的,不再像項目式的一個一個看,一投就是投幾十個,我們看總體的規模和我原來收益的分配情況是怎么樣的。

 

當然他們提了很多的工作方向,其中有一塊是關于數據的缺失和數據的不夠,很大的問題就是數據現在的標準化程度是不夠的,可比性也很差。因為這樣,所以就沒有辦法進行很量化的分析,到底整個基礎設施作為一類資產類別,平均收益是怎么樣的,風險怎么樣,各個指標是怎么樣的,也就很難往這個方向再走。像深交所領導在分享的,標準化程度比較低,在金融上面一直在創新,使得非標準化的東西怎么標準化。最明顯的就是資產證券化,我們會讓原來是項目制的東西,通過一些法律的框架,通過標準化的金融產品,讓更廣泛的參與者進來,個人企業、民營資本、私人企業進入到這樣的階段。我們公司在推進的,他們在收集貸款的數據,希望貸款的數據標準化起來,這些規模現在還比較小,這是第二點,從大的機構投資者,他們怎么來看待基礎設施、PPP,他們怎么參與這些方面的需求。

 

最后,我們彭博是提供新聞和數據的技術公司,我們一直都把自己稱為技術公司,我們本身也不交易,包括我們現在,如果我要炒股票的話,我要申報給我們公司,我不希望我們自己和客戶有利益的沖突。從這點上來看,我們分兩塊,一塊就是大家都知道,下面的彭博通訊社,這塊在國內算新聞,當初成立,我們創始人1981年建立彭博的時候,主要想服務債券市場,主要的交易方式還是電話。包括即便到現在,其實像股票、期貨這種交易方式在債券市場上,盡管變化程度在提高,這種場外交易的比重,包括用即時通訊在溝通,還是一種比較主流的方式,建立了這家公司。因為金融市場對數據是很敏感的,就像我們舉個很不恰當的例子,如果你知道一些很重大的消息,可能早一秒和早一毫秒差異都很大,就像現在一樣,為什么我們現在都在往機器學習這些方面在努力,就是希望能給客戶投資者,在第一時間,第一時間可能相差十毫秒,原來白宮有個被炸的虛假信息,馬上會對金融市場產生影響,從這個角度去做新聞,我們新聞主要的特點就是快,我們很多新聞只有一個題目,就是希望交易員第一時間能看到這個,能對你的組合,判斷組合應該怎么調整,能夠用最簡便的方式控制住風險。

 

關于數據,數據從我們這邊看,數據是有典型的規模經濟和范圍經濟的特點,我們現在從大的方面來說,全球的交易所,我們都向他們采購數據,把這些數據再分發給我們的客戶,相當于我們幫著交易所經營這些數據,你看不到的境外投資者,只要是投資者認為有價值的數據,提出來的需求,我們都會盡可能收集。這些數據大部分都是公開的,可能有些要收費,可能有一些不用收費,因為只有把這些數據都收集到了之后,才可能會有很多的價值來用。包括范圍上也是這樣,比如說我們有一個功能,看供應鏈的關系,只有把所有的上市公司都收集到了,包括財務報表里面公布出來的上下游企業都收集到了,以及其他非上市公司的,發債會公布財務報表和其他的數據,都收集到了之后,這個數據的價值才會很有用,我們會采購這些衛星云圖、地圖,只有數據加載到一起才好用。

 

尤其在下一步,我要提的,第一個,有了數據之后,幫著他分析,最簡單的分析,可能就是讓一般的個人投資者看圖,各式各樣的指標出來,但是對機構投資者來說,要有很多量化的模型。我們今年在中國滬深300上,也把模型放進來,過去這一周、一年、五年,哪些是發揮了最重大的作用,方便我們的機構投資者建模、分析、交易,這樣的話,客戶才能最大化使用你的數據。

 

有了數據,有了分析之后,因為我們最早是從債券開始做的,尤其做境外債的,大家都會用彭博,大家都會在彭博上溝通對市場的看法,達成交易,中后臺按照監管的要求,也要監控聊天的記錄,達成的交易還會自動生成報價單,大家去確認、成交,就和原來的電話交易是很像的,現在自動化的程度在提高了。交易完了之后,就像深交所的領導在介紹的,他的中臺還要看收益怎么樣,組合中的變化怎么樣,而且現在監管要求越來越高,需要你要分析交易成本,你要告訴客戶你的交易是最好的,交易完之后要趨向相關的監管機構報告,我們都會提供一整套的解決方案,這樣方便投資者使用我們的數據,達成交易。

 

總結起來看,我們希望這個數據以后的標準化程度能更高一些,透明度更高一些,而且境外投資者的事業往往比國內長,會議材料里面也有很多境外的項目,來中國尋求資金,如果中國數據的透明度,公司的這些治理、管理的水平足夠高,境外一些大的金融機構也會配置我們這些方面的基礎設施。我們有了這些數,我們有一些相應的功能,也會方便大的機構投資者能夠參與到項目中來。確實在基礎設施、PPP方面,彭博做的還不夠,我們關注這些方面的發展,看看怎么能夠把PPP的項目、基礎設施的項目放在數據庫里面,幫助客戶更好分析的市場,謝謝!

 

 

 

 

 

 

上一篇: 積極規范運用PPP模式 加大高質量公共服務供給補短板

下一篇: 沒有了

吉林快3三不同中奖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