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鋒:建議財政拿出一部分投資PPP的錢用于購買服務

發布日期:2018/11/22 21:41:00 編輯:中國水環境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 侯鋒

中國水環境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侯鋒

 

首先非常感謝財政部PPP中心和組委會提供這樣一個難得機會,在這里來學習,和大家一起來分享。其實今天站在這里還是蠻激動的,我記得2014年的下半年財政部組織全國300多號專家在廈門組織開會。當時還在討論培訓PPP怎樣做,也請了國際的專家,我也有幸作為專家參加那次會議。短短四年,中國的PPP發展到今天這樣的規模,我個人認為也成為中國供給側改革高質量服務的重要手段。


PPP不僅僅是平滑了政府財政的支出,我認為更重要的是吸引了社會資本從金融到專業化公司,國有企業、民營企業、外國企業,專業化人參與了這件供給公共產品的服務。為什么我要強調專業,因為只有專業,你才能提供全生命周期成本低的公共服務,才能提供高質量的、高效率的公共服務。等一會兒我想講一下集團在實踐中的幾個案例。

 

集團在研究中國的治污方面,因為中國的人均淡水資源是世界平均的1/4,中國的土地資源只有世界平均的1/3,中國有十幾億的人口,經濟高速增長,大家知道我們小時候的水是能游泳,但是現在能下去游泳的河少了,河道少的,水污了。為什么會黑臭?我們好水都用于城市化、工業企業了,而產生的污水回到河里,河里惡黑臭了。如果沒有供給側,沒有PPP模式,創新也是難的。你太多的規范,太多的條條塊塊的分割很難做。集團經過十幾年的探索,提出了分散式、下沉式的系統,這四年時間實現了300萬噸的規模,200萬噸的建成運營。目前成為中國乃至亞洲最大的下沉式水廠的實踐者和創新者。我們看看上海的項目,上海的項目當初是嘉定這個項目是設在地上,是傳統的工藝,由于高鐵過去周邊發展特別快,大家知道污水廠有噪聲污染、臭氣污染、視覺污染還有心理污染。老百姓不答應,后來咱們嘉定區委區政府考察我們在貴陽的模式,決定采用PPP模式來做這個項目。這是建成后的水廠,完全從鄰避變成了鄰利,對周邊一平方公里從過去的負面影響產生了生態環境價值,而且投資沒有增加,時間還提前了6個月,大家可以知道這根本不是我們想像中的。大家知道垃圾廠、污水廠應該,但是最好別建在我家旁邊。現在這種去工業化的新技術和模式的應用,讓老百姓覺得建在我家跟前還是很好的。

 

這是我們在貴陽,南明河建設的水廠。大家知道“爽爽的貴陽”,是一個夏天不用空調的城市,但是南明河的污染,前四年周邊的老百姓都要關窗睡覺,這樣一個好的河,這么好的環境空氣質量,我們得關著窗睡覺,無法享受空氣質量。準確說,治理前是老百姓繞開母親河走,那治理后,老百姓回來了,還有來自國際上的旅游,大家可以看到上面是水廠下面是河道,白鶴回來了,魚也回來了,過去沒有。我們整個項目是提高改造了50多噸水廠,新建下沉式水廠60多座,現在每天給南明河生態補水一年是1.6億噸,當時清就清掉了90萬方,整個河流的長度是一條主流加一條支流,一共318公里。這么龐大的系統僅僅只用了4年的時間,僅僅只花了40幾個億。這個項目每次貴陽國際論壇中,貴州省委政府和貴陽市委政府是作為成功的案例向全球展示。

 

整個項目節約了多少東西?分散式建廠對管網這一項與原來的方案節省11億元,節省的土地,由于下沉式水廠系統沒有對周邊的污染,創造了1053畝土地,這就是綠色發展,這就是環境和發展是完全可以結合的。生態補水1.6億,上面兩個水庫要保自來水,就沒有水給你河道了,如果遠距離調水,那成本很高,一年節省的調水成本1.58億。

 

這個經驗就是做真PPP,什么真PPP?政府轉變職能,重投資、重建設轉向購買服務和過程監管,對你的考核。第二個作為企業確實也要轉變,你不能說設計完了設計費收了我跑了,建設完了工程干完我跑了,運營來說有問題不是我的事,設計他們做的,建設他們做的。你必須從設計、建設、運營到投資的全方位的高質量的服務。另外就是全面參與,環境問題我想多說一下,剛才各位院士和專家說得非常好,環境問題是適合用PPP模式做的,它是系統性、全面性、復雜性,每個人都是環境污染的創造者,每個人又是環境生態增值的享受者,讓他參與進來,所以我們這一項目做到了從方案制訂,統籌規劃、分步實施到每一個階段的驗收讓老百姓全面參與。這個就是治理后的南明河的情況。劣五類水質就不講了,得到了改變。

 

另外是洱海,云南省財政廳的領導也講到了洱海的治理。我們這一項目是洱海七大行動中的第一個PPP項目,也是洱海保護的最后一道防線,做的是環洱海238公里管線的收集,11座泵站,6座水廠,我們進去發現了一個問題,洱海的旅游非常旺,三年多來我去了很多次,經常碰到外國人很多,因為它得天獨厚的環境資源,非常多的外國人去旅游和度假,如果說水和環境糟糕了,旅游業肯定會遭到很大的打擊。這個項目我們進去了以后發現不能建在地上,也不能把水質標準做得那么低,和政府一起探討,這就是PPP模式。否則過去不可能,設計院設計了你就照單建設你有什么權利改,那么建成了6座下沉式水廠,水質標準也是目前云南最高的。每年節省從洱海抽清水進行農灌和使用2000萬噸,節約了200多畝土地出來。現在正在和政府研究把水廠上面如何根據洱海的旅游規劃做成旅游基礎設施,就是停車場、充電樁,如何做成零排放的精品酒店,引領洱海的發展,大大為政府節省了造價。

 

怎樣把PPP做好,我們公司三年多的時間將近四年,簽訂了360多億的合同,完成了200多億的投資,就是落地率和效率還是比較高。

 

我認為第一個是政府、百姓、企業各司其職,這個不多解讀。第二個要真正實現物有所值,如果我們專業化公司,PPP模式下由專業化公司干的事,提供的服務你的成本比別人高,速度比別人慢,全生命周期的成本相等,我認為你就沒有競爭力,PPP事業也不可能推下去。第二個確實PPP是一個綜合的工具,是從管理模式、融資模式、技術創新一個全產業鏈的一種改革。

 

中國走到今天,總書記的明確指示,中國四十年的高速發展,帶來的環境問題,確實到了必須要做,而且要做好的這么一個歷史責任。第二個,PPP能不能做好,其實我們企業選項目,選三條,大膽的投,把自己的事做好。第一,這個項目確實是政府和老百姓很希望要解決的事。第二條,作為你的企業,你的技術準備好、你的資金準備好、你的能力要跟上。第三條,企業心態,PPP這個行業,如果你要賺快錢,如果你要賺很高的利潤,你就不要在這個行業干。你要凈下心來,中國走到今天老百姓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對環境的向往也很高。另外,政府是代表公共服務購買商來組織這件事,你必須要靜下心來為你的客戶,不管是央企、民企還是外資企業,市場化最重要的一個就是為客戶提供高效、優質的服務,你才能夠生存和發展。本著這三條去做,就一定能做好

 

我建議我們的財政,能不能把投資的錢,投建設的錢拿一部分出來用于購買服務,因為這樣不僅減少了財政當期的支付壓力,更重要的是把假PPP趕出來了。因為你要三十年購買服務,我往后放,你滿足績效考核,因為現在特別是中西部,我今天也為我們云南呼吁一下,山好人好,水更好!巨大的生態價值,怎么轉變成經濟價值,需要很多的投資。我建議能不能從中央財政到各級財政把你現在投項目的錢,建設的錢拿一部分出來用于購買服務,這樣對工程質量、服務質量大幅度提高,對于社會資本的增信非常好,這是一個建議。

 

最后是美好的祝愿,祝愿中國的PPP能向世界其他國家學習,能做成為新時代、好時代、大時代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抓手之一,謝謝!

上一篇: 積極規范運用PPP模式 加大高質量公共服務供給補短板

下一篇: 沒有了

吉林快3三不同中奖率